Br1Romeo

别太去在意流言蜚语

乱七八糟。
微博:@RomeoHAHA

偏千雪孤鸣个人向# 一木惊堂 贰

○摸摸搜搜起来改稿子
○老规矩 禁止ky不开车
○为了宝贝们写的加长版 改稿子改的一边在改一边我妈坐旁边给我擦眼泪 手稿改了三遍之后又在脑子里改了两遍😓😓

药石无医.

千雪觉着愧, 医者数十载未愈好心尖上某位, 却落个相思反噬. 失眠是如此滋味, 千雪学着糊涂大把抓药熬汤, 这次哪来的默契同那人以前那般. 还是头昏脑冲的熬着过夜. 恍如泡在水里做梦. 淋得个痛快.

前几日到还能闲逸得颠着去找罗碧尝酒亦是去还珠楼耍个赖, 到现在奄奄剩下熬药力气. 北竞王府恍如当年, 仍是药香四漫.

苍狼虽不介意, 却也无中问得半句, 只回道孤雪千峰不暖和, 这王府静的很, 更何况无人住在, 话已至此苍狼闻懂. 更何况无人住在此处. 千雪他是捡了便宜丢了西瓜的人. 到底是恨还是不恨已经无谓, 那人没做错 可也该被怨的.

那段时日算来是好的, 北苗最冷的时节. 竞日孤鸣肺疾未少发作, 是准是巧, 每每这个时候千雪便会来北竞王府客房半月游. 顺带一些有的没的尊的廉的药材, 说到底 那病是竞日自己伤的, 他自己哪会让这病好. 千雪治三分他便又自毁两分半 留下半分安慰失落的医者.

竞日孤鸣连发两夜烧, 千雪也干脆不睡, 何况梦中牵挂病着, 左右对梦中花草不留心该贪杯的风月不在睡梦里. 连昼带夜的给人看方子抓药熬药, 凡是会呼吸的物种都拦不住这位. 苍狼负责每日送去的吃食, 也只动动样子便又被推回.

生生挂着黑眼圈, 棕红散碎在背后懒去理, 外衣也松披在肩上. 熬药时一时恍着烫得几块红淤, 却连包扎都没施舍给自己. 而苍白的人除了哑着唤了千雪的名, 也算睡了安稳, 偶是被叫起哄着饮药汤.

终是在盼来几个日升, 竞日脸上挂了点润色, 待政事不忙翰穹再见千雪时翰穹也吓了一跳, 本就在这位兄长眼里不适合王系的这人现在落魄得不差贫者。连推带搡得用千雪不吃那套的兄长之姿硬是叫人用了膳食挂了胡茬, 再用君王之态逼他去睡, 本是百般推脱, 结果一沾了枕头便去同周公请教一二. 却也睡得不好, 才两个时辰多些便又惊起喊着竞日, 摸索着到人卧室看几眼又披上衣去熬药.

后来天气暖了 一切同春. 千雪却瘦的像被虐待. 终于得了空闲补了两天两夜觉, 平日最闹的人, 这两天两夜抱着被子姿势都没换过, 当真累的.待醒了又跟没事人一样开了些养身的方子尽数交代好便又不知是去哪处玩耍了. 说是三大奇迹不为过.

那都是前事了. 这次千雪失眠的受不下去, 想去街市寻些新酒讨讨醉, 半路上还是想着那些事. 千雪也知道, 那人不会再病的那般严重, 不会烧的昏沉却迷糊着唤自己姓名. 自己却病的膏肓, 又念着大概见不到了, 不知是失望还是绝望的心情偷摘来藏在衣侧.

却又在买甜糕时带上个糖葫芦, 脑子里时不时冒出有关竞日的念头, 千雪怕的打了几个颤. 随意挑了方向款去, 反来夜不安眠最不怕的便是几分消遣. 最怕的便是——竞日孤鸣!!

靠北. 是差些喊出来. 这个藏在千雪心里许久的山果子炸开, 大概是山楂太酸, 心里这般酸滋味.千雪以为是幻觉的用力眨几次眼, 再看眼前人的时候, 他脑中没什么久别重逢的诗句却只想到“竞日孤鸣”四个字. 竟是被这四个字闹得心神不安, 就像灵魂和信仰都属于这四个字.

千雪觉得最近苗疆空气不好.
竞日孤鸣是也不怎么信,他只是看着,他仍是那一双碧色的眸,如天如海,看不透有什么. 但竞日孤鸣却祈祷 祈祷那眼里有他的位置. 这份祈祷贪心的, 想要多一些位置. 恨不得现在冲过去抹去所有杂念和玩闹话问一句:“只有我不好吗?”

竞日孤鸣以为是痴想 便把它做痴想去处理, 可所有关于千雪孤鸣的痴想他都没辙 处理不了 变成了这等子痴人.

○感恩的心
○为了能写的更好 改稿子就要改五遍 审上不计几遍 到最后真的写到哭 能得到支持者的回应很幸福 加长版写起来有点累 每次改稿子短则半个小时长能坐三个小时对着寥寥几百字 恨不得把整个人揉进文字里.
○Romeo:-)

谈下我对万聆这对cp的看法

1.

这个故事并不俗套, 却像那句话“你走之后 我活成了你的样子”

每次听琴刀相依总有一种“误入藕丛中偷探秀佳人”的感觉, 还觉得有些迷之的暧昧气氛.对于这对cp我有很多想说的 也有很多.
雪夜在精神分裂时期曾对秋露说:“哈, 我所有的幽默都给了你. ”本以为她真的只是撩个妹子说的这句话, 直到后来, 那些沉默 和那些稳重 原来雪夜是真的把幽默都留给了秋露.

有时会想 会不会不去治比较好. 虽然这也算是自欺欺人, 但如果是我的话,我大概会恨一辈子治我的人.
雪夜人格分裂治好之后说:“我竟一直没有发现, 这镜中的容颜是我不是她.”含泪画红妆, 悲半此难堪. 每次对着镜中的秋露诉说的情话, 竟是梦话, 竟是醉话.

那句“埋葬了春天”的话.
不是秋露留给她的歌. 那这首歌会是谁写的呢?

在梅香坞 雪夜穿着秋露旧时衫 抚着故人琴 咏着对对方的思念. 平日的严肃 沉稳 却在这一刻卸下所有坚强 把弦卖笑为情意.

原来万朔夜和万雪夜的差距只在于一个聆秋露, 聆秋露存于天地间, 她是笑诉趣事的朔夜.聆秋露若孤村销骨, 她便是轻诵往事的雪夜.

2.

“我以前的爱人叫聆秋露.”

琴刀相依
总会想着珠帘宣纱下秋露教雪夜如何弹琵琶, 教着西曲或是吴调.万雪夜仅唱好过一首《琴刀相依》, 秋露却没听到那温柔的歌声. 雪夜为秋露挽发, 秋露为雪夜摇风  相守如斯恩爱如此.

对于雪夜是女孩子这件事, 雪夜和秋露都自己明白. 雪夜也并没有什么性别认知障碍. 最开始只是想让万曙天放心教她武功, 可最后秋露的死却是救命稻草的枯萎. 所以在冰剑表白之后 雪夜穿着秋露的衣服对冰剑说:“即使我这个样子吗?”

在我眼里 她与秋露一般温柔 一般的美好. 也像她们的故事一样.万雪夜在各位眼里女强人的那一面 在秋露眼里她们是对方相守的结发妻子 无论是轻哼歌谣的昏夜还是画眉弄脂的清晨.

那高阁纸窗中的笑声真甜啊

3.

“心死一半 尤能独活.”

雪夜的心一半是复仇一半是秋露. 如果雪夜提前复了仇, 她大可和秋露浪迹天涯. 可秋露死后, 她却在那场战上对独眼龙说赢了他心里也是那般难过.因为雪夜知道 她在这个世界上的两个羁绊会消失掉, “我不用背负仇恨了 你也别在在意世俗 我带你远走高飞可好?”这句话 太迟了.

后来的雪夜, 还是那首琴刀相依. 心藏着那位声似百灵的秋露姑娘, 从此就要藏一辈子了, 可她活着, 雪夜能感受到心脏的跳动, 她的琴刀相依, 她的思念, 她都能听到。

○因为我家姐姐对我说她对别人都很高冷只有在我这个老夫老妻面前才逗比起来  就忽然想谈谈这对cp
○请不要拆我cp毁我意境
○很想我家姐姐
○Romeo:-)

负笔而行远远里, 不促世上岁更几景
所有的作家都是岁月摩擦故事留下的叶脉 悬在绿上 如笔悬在纸上.温软如是 刚劲如是.
风清时 窝软椅摇着.夜留着静色一片靠着明窗边沉醉在文字间的尼古丁苦涩味道中.
留我一双手写尽寂寞难堪收入原木香的纸张里.